<i id='q6gx2'><div id='q6gx2'><ins id='q6gx2'></ins></div></i>
      1. <acronym id='q6gx2'><em id='q6gx2'></em><td id='q6gx2'><div id='q6gx2'></div></td></acronym><address id='q6gx2'><big id='q6gx2'><big id='q6gx2'></big><legend id='q6gx2'></legend></big></address>
      2. <fieldset id='q6gx2'></fieldset>

        <ins id='q6gx2'></ins><span id='q6gx2'></span>
      3. <tr id='q6gx2'><strong id='q6gx2'></strong><small id='q6gx2'></small><button id='q6gx2'></button><li id='q6gx2'><noscript id='q6gx2'><big id='q6gx2'></big><dt id='q6gx2'></dt></noscript></li></tr><ol id='q6gx2'><table id='q6gx2'><blockquote id='q6gx2'><tbody id='q6gx2'></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q6gx2'></u><kbd id='q6gx2'><kbd id='q6gx2'></kbd></kbd>
      4. <dl id='q6gx2'></dl>

        <code id='q6gx2'><strong id='q6gx2'></strong></code>

        1. <i id='q6gx2'></i>

            “硬鱗歸隊”——記天津支援武漢重癥病區“黨員突擊隊”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亚洲校园春色小说图片_俺也去老色官网_亚洲天堂AV人妖

              新華社天津3月31日電(記者白佳麗)3月31日,是“硬鱗歸隊”的日子,50名天津支援武漢最後撤出的醫護人員回到海河之濱。被天津人稱為“最硬的麟”,是因為他們是醫療隊中最富經驗的技術骨幹,而他們把自己叫作“黨員突擊隊”。

              這支隊伍的組建,還要從一張按滿紅手印的“請戰書”說起。那封“請戰書”上寫著:“我們50名醫護人員願繼續堅守,最後離開。”

              3月7日凌晨,天津市第五批援鄂醫療隊領隊、天津醫科大學第二醫院院長牛遠傑接到國傢衛健委督導組的通知,要求抽調部分重癥醫學、感染學、呼吸科的醫護人員緊急馳援武漢協和醫院西院重癥病房。

              而此時,牛遠傑帶領的這支303人的醫療隊,已經在武漢江岸方艙醫院工作瞭近一個月,很多隊員在疲勞和緊張中失眠伴著焦慮,有的隊員因為缺氧出現瞭心慌、頭痛、高血壓和心律失常。

              “壓力很大,首先武漢協和醫院西院是國傢衛健委指定的新冠肺炎危重癥救治醫院之一,患者基礎疾病多、病情嚴重且復雜,我們能不能勝任救治工作?還有隊員們的身體能不能承受?”牛遠傑雖然憂心忡忡,但是疫情就是戰場,容不得休整。

              當天凌晨1點,醫療隊臨時黨委召開會議,決定挑選有豐富重癥醫學經驗的技術骨幹組成“黨員突擊隊”,奔赴新戰場。牛遠傑為領隊。

              一個多小時後,一支由15名醫生、35名護士組成的隊伍集結完畢,其中,共產黨員41名,預備黨員9名。

              “當我們一一詢問隊員有沒有困難,身體狀況能不能承受的時候,沒有一個人退縮。”牛遠傑感慨。

              7日清晨,更多隊員聽說瞭新任務,也開始要求加入“黨員突擊隊”。而50名已經集結的隊員,聯名遞交瞭那封“請戰書”。

              為瞭兌現自己臨行前“會將隊伍完整帶回來”的承諾,牛遠傑從院感防控開始,梳理問題、堵住風險。

              “我們再次對醫護人員進行瞭培訓,提高他們的認識。”牛遠傑說,同時,改進瞭醫院“三區一通道”,實施細化分區、規范物品消毒濃度、督促使用手消物品、限制患者活動區域、敦促專人負責血氣分析區域的日常消殺登記等。這些舉措,得到瞭協和西院和其他各醫療隊的肯定。

              而面對患者,“黨員突擊隊”也盡職盡責。

              “我們與協和醫院還有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醫院的戰友們並肩作戰,主要負責13樓東區的46張床位,到3月29日,我們隊參與收治瞭54例患者,重癥有36例,治愈出院瞭47例。”牛遠傑說。

              經過20多天的“二次戰疫”,“黨員突擊隊”終於在所負責的重癥病區實現瞭新冠患者零死亡、醫務人員零感染的目標,圓滿完成任務。然而即使踏上回天津的路,牛遠傑繃緊的神經也一點不敢放松。

              “17年前,我參加瞭非典患者的救治,並在‘紅區’火線入黨。如今這次的疫情比非典更加兇猛,傳播范圍更廣,武漢雖然已經安全,但是中國還面臨著疫情輸入的風險。”他說。

              沖鋒在前的這支隊伍,身後是懸著心的傢人,也有無數等候他們歸來的百姓。“我主動申請去武漢後才告訴妻子和孩子,父母還是通過電視才知道我去瞭武漢,但是他們理解,我們做的,對國傢意味著什麼。”牛遠傑說。

              離開時春寒料峭,而如今,花開繁盛。“黨員突擊隊”將在津門的暖意中進行14天的集中休整。